白芝勇

時間:2023年10月19日 來源: 作者:系統管理員 閱讀: 字體: 【

白芝勇是中鐵一局五公司測量工高級技師、精密測量隊分隊長,1978年8月15日出生,巴中人,黨員,本科文化。先后參與了50多條鐵路、公路和各種基礎設施建設的線路復測、精測工作,全部一次性驗收通過。先后多次在中國中鐵、陜西省、國務院國資委舉辦的測量工技能大賽中獲獎,為提升企業測繪水平做出了突出的貢獻。2011年,他榮獲陜西省首屆職工科技節職業技能擂臺賽第一名,被授予“陜西省杰出能工巧匠”;同年還獲得“陜西省工程測量技能競賽”第一名,被授予“陜西省技術狀元”;2012年,被授予“陜西省勞動模范”、“全國青年崗位能手標兵”;2013年,榮獲全國“最美青工”和特別關注“最美青工”兩項稱號,并光榮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2014年,榮獲陜西省“雷鋒式職工”以及全國十大“最美職工”稱號。2015年,被黨中央、國務院授予“全國勞動模范”榮譽稱號。

  堅持 改變人生軌跡

  白芝勇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鐵二代。從參加工作起就與精密測量難舍難分,背上了三腳架和儀器箱,整天爬山涉水穿林渡河地做著工程施工的精測工作。

  1999年,白芝勇蘭州技校畢業后前往中鐵一局廣州東南西環高速公路建設工地。每天協助技術主管在工地放線測量時就成了小白同志的節日:不用拖鋼筋扎鋼筋籠了,還可以跟師傅學習測量知識。但是大多數時間要面對的還是鋼筋綁扎任務。日子久了,白芝勇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做測量,一定要在測量上作出一點成績來。

  這時候,影響白芝勇人生軌跡的人出現了:孫青海,看到了白芝勇在測量方面的熱情,就讓他參加了工程項目的測量工作,正式地進入了精密測量行業。

  雖然人進入了精密測量行業,但是對測量儀器的使用、對測量知識的系統掌握、對現場測量技術難題的認知和解決,白芝勇有著先天的缺陷和明顯的不足。對技校畢業生的他來說,只有通過學習來改變自我了。這個時候的白芝勇對“知識改變命運”有了深刻地、理性地認識。

  白芝勇先后參加了全國成人高升??荚?、專升本考試,并且以優異的成績取得了石家莊鐵道學院本科學歷。參加工作以來,他一邊學習一邊工作,理論應用于實踐,推動工作開展。因為堅持,成就人生。2007年,被評上了測量工高級技師,從技校畢業生成為一個本科生,從一名普通工人成長為精密測量的骨干、專家。先后被授予 “陜西省知識型職工”、“全國知識型職工”等榮譽。

  在廣州機場路高架橋項目的時候,白芝勇準備報考自學考試,需要一本《工程測量》,書價17.8元。到市里面去買書,單趟車程2個多小時,車票每次1元。那天中午一吃完飯,白芝勇向領導請了假,揣著20元錢去市里買書了。當白芝勇到達書店時,卻發現書漲價了,18.8元。這下糾結了:買吧,就只剩下2毛錢了,就不能坐公交車回去了,走回去天也太熱,路又太遠了!最后白芝勇一咬牙,還是買了。忐忑不安的白芝勇揣著2毛錢來到公交車站,經過和司機商量,坐公交車順利回到項目部。

  類似這樣因為買書造成經濟拮據的事情不是一次兩次了,現在白芝勇擁有各種專業書籍軟件價值上萬元。每當用手上的資料和軟件解決工作中的問題時,白芝勇就不覺得因為買書所遭受的經濟拮據是一件難堪事了。

  專注 練就過硬本領

  白芝勇是在廣州東南西環線的時候開始接觸測量專業,成了一名測量工。那個時候中鐵一局工地測量用的全站儀,一臺儀器十幾萬,金貴的像寶貝疙瘩,根本不是白芝勇這些剛參加工作的“小字輩”可以碰的。全站儀太金貴了,水準儀卻是可以用的。白芝勇就是利用水準儀入的行。每天下班后,等別人都走了,白芝勇就把水準儀抱到辦公室,利用地面、椅子、桌子形成高差,用鋼卷尺將高差量出來,然后用水準儀去測。一次次地反復操作,一直練到信手拈來,操作準確無誤為止。

  剛調精密測量隊工作的時候,一直以為自己動手能力還可以的白芝勇卻遇到了難題:從來沒見過這么多的進口儀器,上面的很多英文也看不懂,很多儀器都不知道怎么操作。白芝勇采取了最笨也是最管用的辦法:先對照說明書,然后查字典,弄明白每一個操作界面上英語單詞的意思,并把英文和譯文都抄在一個小本子上,揣在兜里,忘記了就拿出來看。比如HD代表平距,SD代表斜距,HL代表水平角等。然后對照反復操作,對中、整平、觀測、記錄,常常一練就是幾個小時。熟能生巧,正是一次次反復練習中使自己和儀器達到了“手儀”合一的境界。

  “錐處囊中,其末立見”、“不飛則已,一飛沖天”。有的人一但有了機會,就會展示出自己的鋒芒來。

  2004年,白芝勇代表五公司參加“中鐵一局杯”測量工技能大賽。在比賽時,有一項是大地四邊形測量和計算,數據計算量非常龐大,要在一個小時的比賽時間內完成可能性非常小。白芝勇就琢磨怎么更合理地使用手頭的卡西歐4500計算器。他發現能夠在計算器編一個很小的程序,快速完成計算。白芝勇用了18分鐘完成了外業觀測,然后13分鐘用手上的計算器快速完成了程序的編制,接著數據輸入確定,2分鐘后,結果出來了,最后8分鐘的實地放樣。白芝勇總共用時41分鐘,高質量的完成比賽!

  比賽的裁判和出題老師都不相信有人可以這么快地完成計算任務,一開始還都質疑白芝勇是不是作弊了。在經過一番論證后,裁判和出題老師發現這是一個新思路,就讓白芝勇在總結大會上專題發言。

  從此,隨著專業技能的不斷提升,白芝勇在測繪專業中嶄露頭角,在各級比賽中屢獲殊榮。2005年“中鐵一局工程測量技能競賽選拔賽”第一名。2006年“中鐵一局杯”工程測量技能競賽第一名,“陜西省職工工程測量技能競賽”第二名。2007年“陜西省職工工程測量技能競賽”第一名。2010年“陜西省職工工程測量技能競賽”第一名。2010年“中央企業職工技能大賽工程測量工決賽”銀獎。2010年第三屆全國職工優秀技術創新成果優秀獎。2011年陜西省首屆職工科技節職業技能擂臺賽第一名等。

  精細 突破常規刷新規范

  用形象一點的說法,工程精密測量就是工程施工人的眼睛,就是工程實體進展的方向盤,就是盾構施工的牽引線。

  南京市緯三路過江隧道,全長3.6公里,是在建最大斷面的過江隧道。白芝勇就帶著他的團隊通過四種有效的措施,將斷面近180平米、長達80米的龐然大物——盾構機以12毫米的誤差順利鉆出接收鋼環——施工完成洞口這個“火圈”。

  白芝勇首先放下了第一根線:GPS這條牽引線。就是利用接收機同時接收三顆以上的衛星信號,通過計算與衛星之間的相對距離換算出定位儀的所在位置來定位,并將此位置通過全站儀來引測給盾構機,盾構機根據所給的坐標參數確定前行方向。規范規定長度四公里以下隧道橫向貫通誤差不超過10公分,而現場實際預留的限差只有5公分,超過了5公分將對工程的安全使用帶來巨大的隱患甚至要損壞價值昂貴的盾構機。由于是過長江隧道施工,埋在長江兩岸的隧道進口、出口的控制點受到的影響很大。在充分考慮沉降、偏壓、潮漲潮落對控制點的影響,白芝勇決定即時對控制點三維坐標進行傳遞,也就是即時把GPS定位控制數據引測到隧道內,降低進口、出口控制點因為潮漲潮落等變化而產生的誤差。

  于是,白芝勇又放下了第二根線:洞內交叉導線網這根線。在GPS定位確定的基準參數的基礎上,根據設計圖紙要求規劃盾構機在地底下的運行軌跡。過江隧道盾構施工有一定弧度和曲線,這樣就導致了盾構運行過程中到達的每個點的坐標都是變化的。為了讓盾構準確運行,除了GPS定位之外,還必須有一種措施來確定它的運行軌跡就像在圖紙上畫的一樣準確。白芝勇通過在傳統測量一個導線環的基礎上,增加了至少六個導線環,使得盾構機前行中的每一個控制點都得到了反復的運算和印證。

  如何做到更精確?白芝勇又設下了一根保險帶——陀螺定向。陀螺定向是利用物體高速旋轉時會一直穩定指向一個方向的性質制造出來的定向儀器。白芝勇將它與洞內交叉導線網測量進行了結合,與傳統的定向一條邊不同,通過陀螺定向了兩條邊,用這兩條邊方位角相減得到的夾角與全站儀實測的夾角再平差提高了陀螺定位的精度,陀螺定向邊從根本上有效地降低了全站儀測量的導線網誤差的疊加??吹酵勇荻ㄎ荒軌虬l揮這樣大作用的時候,業主贊不絕口。

  豎井,一般情況時,為了通風、增加工作面或者是設置檢修孔等原因設置一條垂直與隧道的施工孔洞?!斑@可又是一個校正的機會啊!”白芝勇很高興地說。于是,精確控制的又一個保險盒設置了下來。白芝勇利用豎井的位置,再引了一對GPS控制點,通過豎井定向再次對洞內控制點進行復核檢算。

  2015年7月,“天和號”、“天和1號”孿生盾構機以刀盤周圈平均貼合接收鋼環誤差12毫米的高精度緩緩駛出長江南岸接收井,完成過江隧道貫通。

  由于綜合國力和施工能力的提高,現在很多鐵路公路都改變了原來依山就勢隨河繞彎的設計模式,隧道橋梁比例在逐步增加。這樣就增加工程施工的眼睛——精密測量的工作難度。比如說隧道,在充分考慮相關因素的情況下,通過洞外GPS定位、洞內交叉導線網,基本上可以讓兩個相向而行的施工隊伍能夠準確地會師。

  在精伊霍鐵路北天山隧道施工中,白芝勇團隊承擔的是中鐵一局施工管段的測量任務,隧道施工正常。而對面某局施工的隧道出現問題:由某大學教授帶隊組成的“學院派”測量隊伍承擔的精密測量工作在連續兩次完成的控制測量,數據都不一致。施工單位就想到了白芝勇的團隊

  受命前來的白芝勇團隊進駐現場后,和“學院派”測繪人員一起對測繪數據進行分析,對施工現場進行勘查。然后制訂了自己的測量計劃。首先是改變原來緊貼隧道邊墻兩邊設置控制點的布點方法,而是一條邊布設在距隧道邊墻1米左右的線路上,另一條邊布設在隧道中心線上;同時,進洞邊測量時間由原來的白天調整到晚上測量。經過多次反復測量,數據完全吻合。這時帶隊的某教授請教原因。白芝勇告訴他們說:

  首先不能將兩條導線邊都布設在隧道邊墻附近,因為隧道施工中往往把通風管、高壓風管、高壓線、照明燈等設備都布設在隧道邊墻上,在測量過程中勢必受到這些設備的熱源、震動的干擾而產生了旁拆光等影響,使測量的誤差值增大。

  其次,由于隧道地處天山山脈,隧道內外溫差、濕度差都很大,也就造成隧道內水氣大,光線在傳遞過程中發生折射現象。這對于精確測量來說影響很大。

  第三是天山山脈海拔高,空氣透光性好,隧道外光線亮度很高。而隧道內人工照明采光,加上空氣流通不是很好,空氣能見度較低。這種空氣亮度差異也將影響到進洞邊測量的精確度。

  第四是隧道內外溫差大造成濕氣上升流動,造成小范圍內的光線跳動,影響儀器觀測的難度,進而使得測量人為誤差增大。

  解決后面三個問題其實最主要就是解決光亮度差、溫度差、濕度差的問題,所以我們采用了晚上進隧道測量,自然而然就解決了這個問題。

  創新 行業水平持續領先的法寶

  在京滬高鐵無砟軌道混凝土底座及支承層放樣測量時,不論怎么測,誤差總是過大!單人檢測、兩人復測、多人配合再次檢測,每次誤差都比較大。調整設備,多項方法檢測,學習規范提高……都無法解決問題。原因是什么呢?沒有任何經驗可借鑒,白芝勇陷入了沉思。

  白芝勇注意到:對中桿的對中誤差約為5毫米,而整體道床的誤差必須控制在2毫米。是不是因為對中桿的5毫米誤差影響的呢?白芝勇和他的團隊進行了驗證。果然,由于對中桿本身過長,導致在無砟軌道混凝土底座測量時在有的地方無法擺正,這樣就由于測量人員自身形成一個誤差。同時,對中桿底部過寬,無法以2毫米的誤差精度立在模板邊沿,再次造成測量過程中誤差的形成。原因弄清了,還是沒有辦法:對中桿不用不行啊!

  經過反復探討,創新思路,找到了一塊50立方厘米的正方形鐵塊,將其中一個四分之一角切掉,并使切面整體平滑。然后在使用過程中將這個鐵塊卡在整體道床上。第一次檢測,數據準確;再次檢測數據準確!!這就是后來被命名為“多功能底座模板精調棱鏡適配器”,巧妙地利用了固定模具穩定性的特點,克服了對中桿誤差較大、高鐵精度較高的難題。

  戶外測量人員搭配基本上都是三人一組,依靠精測人員從水準儀中能夠讀出水準尺上的讀數為基本測量數據。在隧道或者黑暗的環境下進行工程測量,就必須在增加兩個人,照手電筒!這個時候打手電的人、扶桿的人經常因為配合不好而影響讀數,影響精密測量的準確性。

  在云桂鐵路石林隧道的測量中,白芝勇和他的團隊也經歷了這樣的過程。拿手電筒的人連續整小時舉得胳膊發麻,測量的人一遍又一遍喊得嗓子冒煙,工作效率低下,數據誤差大。

  有一天晚上,白芝勇飯后出來散步,發現街邊有好多擺地攤的,他們的各種小飾品在較弱燈光下卻個個清晰可見,一點也不影響欣賞者和挑選者的視線。最終他發現這些攤點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使用低伏電壓帶動LED燈。這個發現讓白芝勇欣喜若狂:如果在水準尺上使用LED燈是不是就不用打手電了?

  想法很快得到大伙的支持和認可。將2條LED燈帶采用并聯結構固定在“Ω”形支架上,由開關控制1條LED燈帶照明還是2條LED燈帶同時照明來調整照明裝置的光線強弱;使用時,將“Ω”形支架套在標尺上,旋緊螺絲固定好支架,按光線強度需要打開電源開關即可,測量結束后,分離電源插座,從標尺上卸下照明支架。在別的隊伍還在“左一點、右一點”地調整手電筒時,白芝勇小隊就已經很快地完成了測量任務,核算后測量數據的準確度也大大提高。

  白芝勇團隊發明的“簡易測量照明裝置”被廣泛推廣。有人算過一筆賬:僅人工成本公司年節省達兩三百萬。由此推開來算:如果這項成果在全國推廣,那么在弱光施工情況下的精密測量中會節省多少成本呢?能提高多少功效呢?

  有很多小發明、小創新,其實看起來都很簡單。比如GPS定位技術,提高長大隧道測量效率3倍以上,降低測量成本約70%;比如防風帳篷,巧妙利用正三角形及三棱臺的高穩定性原理制作,有效遮擋吹動儀器腳架的強風,降低腳架共振頻率,提高測量效果。比如“豎井定向測量系統應用技術” 提高了橫向貫通精度,節約成本40余萬元!現在該成果被廣泛應用,并獲得2010年全國第三屆職工優秀技術創新成果優秀獎。

  “一種新型建筑物變形監測標”、“一種簡易棱鏡照明裝置”、“精密測量儀器防風篷”、“一種改進的高速鐵路CPIII標志”等9項專利,科研、論文、工藝工法等31個項目的攻關……融合傳承與學習之后,白芝勇和他的團隊發散思維,敢想敢做,創造出和正在創造著一個又一個不可思議。

  責任 奉獻企業成就自己

  十七年來,白芝勇與他的測量團隊北到極寒之地,西到沙漠戈壁,南到崇山峻嶺,東到大海之濱,用心血和汗水,堅持“奉獻企業,快樂自己”的理念,凝聚成一項項精確的測繪成果,一次次地詮釋了“奉獻”的含義。

  2004年5月,剛做完闌尾手術不足十天白芝勇,因為缺人手,就主動請纓,趕到西漢高速公路進行工程復測。為了能按時完成測量任務,白芝勇帶著他的小分隊在漢江及其支流的兩岸間不斷地來回往返。在一次穿過漢江一條不知名的支流時,由于用力過大拉扯的傷口鉆心的疼痛!回到駐地傷口感染,痛得徹夜難眠的他,只能用白酒暫時消炎包扎。第二天他又照常起來繼續工作。

  2007年6月,五公司精密測量隊派遣白芝勇帶著一個平面組,對哈大客運專線進行復測。早上6點,他們帶上燒餅、咸菜、背上幾十公斤重的測量儀器出發了,每天徒步至少在20公里以上。被玉米葉子劃過的皮膚,因為汗水的浸蝕,好似一條條毛毛蟲在身上爬來爬去,痛癢難忍。但是手中還要不停地重復著架儀器、測量、記錄數據等工作。白天外業辛苦一整天,晚上還要進行內業整理,復核、計算數據,有時凌晨一兩點才能上床躺一會,第二天又照樣出發。

  2008年1月雪災,白芝勇在京滬高鐵線上做二等水準復測。為了加快進度,他們天天在結了冰的河上爬來爬去。遇到冰薄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會掉到水里,真的是寒冷刺骨,衣服也沒辦法換,爬上來還得繼續工作。

  白芝勇這樣的經歷是不勝枚舉的。用白芝勇的話來說:作為工程施工的先遣部隊,翻山越嶺、渡河穿林自是不用說,真是受了許多苦,遭了許多罪,但是,當看到一座座隧道順利貫通的時候、一條條公路、一條條鐵路通車的那一剎那間,我感到自己的辛苦付出都得到了收獲和滿足,覺得我們所作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實,工作的苦和累對白芝勇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在他心底最脆弱最柔軟的地方就是對家人的思念和牽掛。嫁給工程郎,四季守空房。這可能就是做我們工程測量人妻子最真實的寫照吧。一年365天,白芝勇和工友們有300多天的時間在施工一線度過。逢年過節,別人都在家團聚的時候,他們卻一如既往地堅守崗位;他們的妻子,也一如既往地在家里承擔著母親、父親,兒媳、兒子的多重責任。

  這些年,一些設計、監理單位多次向他發出邀請,甚至有個私企老板要給他25萬年薪聘請他,白芝勇都毫不動心。問他為什么不去?白芝勇的回答是:我家里真的比較缺錢,妻子沒工作,孩子要上學,全家就靠我一個人掙工資養家糊口,但是我不能因為錢而背棄我的企業,精測隊培養了我,中鐵一局五公司成就了我,我不能因為錢就離開他!人要講良心!

責任編輯:


人妻无码久久精品_免费无码高H视频在线观看h_亚洲精品无 码_国产精品亚洲二区第一页